无题(一)

突然就想打打字,没什么的。
到现在为止,我还是很喜欢写小说。当然,文笔不是很好…能看的只有我那无限的遐想和天马行空的情节。
没法,评是水瓶座。奇奇怪怪、不符合逻辑的 思想就是评。
以前的部落格很遗憾地被雅虎大哥吃了,里面的小说成了泡沫…来不及把它下载下来就这样被吃掉了。

好呗。来试看我还能打出来吗…把它当成过渡期呗。不要太认真,我也没想过要把它完成。
慎入。万年大坑…

X X X
樊特华12辖区警察局。
空荡荡的四楼办公楼,只有一个扎着马尾的女人--瓦特,正埋头赶写着上头所吩咐的报告书。 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十二点了,照理来说她应该在家身穿着浴袍,不顾形象地M字脚横躺在舒服的沙发上,手里握着冰凉的啤酒罐,大口大口地吞下去。这才叫人生啊!可…为何她要在这里写着上头已经知道的报告书?
“操!”又写错字了。 她不耐烦地拿起改正液,粗暴地摇晃几下,再向纸上的错字涂去。但是,偏偏这时候改正液不识相地停止了它的作用,怎么按也按不出液体来。“操!在老娘想要你正常运作的时候,你竟然没水了?!”她咒骂了手上的改正液,然后用力地把它抛向眼前的垃圾桶。
‘咚!’ 一声,她疲惫地靠在椅背上。看着桌上写到一半的报告书,她无力地把视线放到天花板上。哎、从她被分配到这里的那一天,上头只让她处理鸡毛的小案件。不是处理低级流氓之间的打架,就是整理十年的文件。她很羡慕她身边的前辈们为近来的谋杀案奔腾…她有试过跟上头透露自己想要加入搜查,可上头一而再,再而三地敷衍她。 想到这里,她生气地拨弄她的马尾。臭老爷!别以为女人就好欺负!她吸了口大气,从座位站了起来,走向窗口处。她望向灯火明亮的城市,心想这城市的某角落一定发生让人愤怒且悲哀的事件。她不禁叹了气,什么时候她才能是堂堂正正探员呢?

X X X
不能。她不能救他…
“求求你,帮帮我这可怜的女人。我孩子已经连续发烧三天、呕吐三天了…我找过医生了,可他们都治不了他。求求你了,赛奇大师。”一个满脸泪痕的可怜女人正苦苦哀求在柜台计算账目的赛奇。她放下手上的账目,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女人,脸上没任何表情地拒绝她。
“这位夫人,不是我不要帮你 ,而是我帮不到你。你孩子生病的事情应该找专业人士而不是我这巫婆。请你回去吧…”话一毕,赛奇把注意力放回手上的账目。
“可是我听人家说,你这里有个神奇手可以医治百病啊!钱方面你不用担心,我只要我的孩子健康,我什么都愿意的!”那女人满声哭腔地说。
“夫人,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消息,不过我可以告诉你,这世界上没有所谓的神奇手。如果你有病的话,请你另寻他人。门口在那里,不送了。”赛奇不耐烦地说。真是的!到底是谁把消息传播出去的?她皱了皱眉头,不时望向那女人身后的一间由门帘覆盖的房间。她知道那个拥有神奇手的她正躲在门帘后,不断地瞄向这里来。她也知道没有她的指示,她是不会轻易地从哪里走出来,即便她有多想要救人。赛奇警告过她,不能随意利用能力否则能力会在没有任何的供应下耗尽,而且也危害到自身生命。那女人眼看着赛奇无动于衷,只好忍痛地抱着孩子,缓缓地走出店铺。
这时候,躲在门帘后的基蒂走了出来。她心疼地望着那女人慢慢离开的背影,然后走向赛奇面前。
“为什么不让我救救她?”基蒂问道。赛奇吸了口气,放下了账目,直视着她。
“救了她又怎样?你,有人救吗?”
“我…也不会耗费我所有的能力,只是会…”
“全身无力,头昏脑胀,没有意识两、三天…对吗?”赛奇帮她接下话。只见基蒂低着头,紧闭着口。赛奇无奈地摇摇头,再次直视她。
“基蒂,我明白你救人的心切,可是你也要懂得自救啊!我不可能每一次都在你身边,帮助你恢复你的力量。我也是有限的。”赛奇道。
赛奇说得没错,一旦利用了本身着特殊的力量,就会有相应的代价。可是…!基蒂二话不说走向门口,正想开门时,赛奇问了她要去哪里。她只是回了句:“买东西”就离开了。赛奇不用想,也知道这傻丫头是要追上那个母亲。她不禁叹了口气,望向正休息的波斯猫。
“去吧。别让她倒在路中间…”波斯猫看了赛奇几眼,就跃身跳下柜台,跟随基蒂身后。

X X X
脑残了… 或许我会继续,或许不。看心情呗…

Comments

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

绑牙啦!

最近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