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…

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可以轻率地把诺言给打破。或许用诺言这两个字来形容不怎么恰当,应该说你答应了要这样做,你就不要时时刻刻都赖着不放。
我已经放下…(说放下也没什么放下的,只是产生了恐惧感。)
我不知道彼方(Kanata)要什么,毕竟彼方口口声声说彼方不会扰我,但彼方没做到。
我…很怕彼方接下来的行动。
除了那样的防备,还有什么样的措施可行呢?

最近的我认识了新朋友。
我不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,也不会带动气氛的人。
我能做的只是默默地聆听他们的故事。
如果你看到我是沉默的,并不代表我讨厌周围,而是比起说话,我更爱听你们的故事。
或许…我在熟人面前是叽叽喳喳的,可大多数时间我都是做个聆听者。
如果我在一个团体里,而团体里有很会说话的人,我都是个聆听者。
所以现在,我尽可能地说话。尽可能地把自己的话表达出来…

呵呵呵…到底打了什么,自己也不晓得。
嘛、也没人关顾,所以我就为所欲为地写下去吧…



Comments

Post a Comment

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

绑牙啦!

骗人?!2016就要完了?!